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English(英文版)

手机客户端

微信公众号

拼多多都是假货?老板回应:山寨不是假货!

时间:2018-08-02 01:04:31 来源:腾讯《深网》 作者:孙宏超
编者按:在黄峥看来,舆论方面的忽然爆发可能是上市带来的副产品。

在拼多多联合创始人达达接受了七八十家媒体一个多小时的拷问后,没有得到满意答复的媒体人们终于等到了拼多多创始人、CEO黄峥现身。

拼多多上市仅仅几天,媒体上关于其负面消息却从未停歇。7月31日上午,黄峥向全体员工发信称,“坚持本分,即使是恶意的攻击,也要善意的解读。”

在黄峥亮相前,达达已经对绝大部分近期的疑问给出了自己的回答,如网络上流传的一些恶搞图片段子,来自美国的诉讼,创维、郑渊洁等知名企业以及相关人士对拼多多提出的质疑等。但其称拼多多主要是学习前辈的经验,“对三岁的拼多多是非常不公平的”等话语并未得到现场媒体认可。

匆匆赶来的黄峥则提供了一段接近两个小时的真诚对话,在工作人员提示还有两个问题时,黄峥称,没有任何时间限制,并表示“希望大家来帮忙解决问题。”

黄峥表示,这是一场“完全不在计划当中”的发布会,但是由于舆论远远大于想象,而且还有大量不是拼多多出售的“诡异商品”在被编成段子传播。

在黄峥看来,舆论方面的忽然爆发可能是上市带来的副产品,“来的比我想象的要猛烈。”

针对一些争议,黄峥表示除了困惑以外还有压力,“网络舆情非常情绪化,不再去区分黑稿和段子,奶粉、电视和疫苗的差别,这非常可怕。”

以下为黄峥对话媒体实录:

媒体:为什么一开始没有参加今天的发布会?

黄峥:刚上完市,本来以为可以休息两天,也安排了其它的事情,这场发布会完全不在计划当中。没想到舆论量远远大过想象,而且一波一波被推动的更高,一个一个不是我们平台上出售的“诡异商品“在被编成段子扩散。

媒体:有人说黄峥是一个聪明的人在赚四五线居民的钱,这两天这么多风波,你的感受和心情是什么?

黄峥:读书的时候成绩还可以,但我不是最聪明的人,明显有智商比我高的。到今天为止,拼多多的财报还是亏损的,所以也谈不上赚这些人的钱。上市有人质疑,说我们是不是要去割股民韭菜。我们决定全员期权三年后解锁,是因为拼多多上市是业务的战略选择,并不是为了让一部分人快速套现。

今天的风波客观上可能是上市带来的副产品,只是它来的比我想象的要猛烈,自己还没有准备好,它就来了。心情也没有那么好受,上市前挺累的,我大概就休息了半天,由段子引发的舆情就井喷式出现,这让人感到非常奇怪。

除此之外,可能我还没有适应,开始有人写黄峥,有人算黄峥的身价。我不知道舆论以及各种各样的声音会怎么样改变我的生活,但是我希望能够隔绝更多的外力来思考问题。

媒体:除了困惑是不是还会有压力?

黄峥:当然会。它是异常的,上市当天是大新闻,百度指数假设是100,这个指数在昨天竟然是400,是上市这么大新闻4倍的量。

媒体:你觉得是遭遇了黑公关吗?

黄峥:相关情况我们已经发布过了,也正在向有关部门汇报这一情况。但就算是又怎么样呢?该解决的问题还是要解决,除了困惑以外,压力和担忧确实是有的,当情绪一遍一遍上升的时候,群体的情绪上升到一定程度的时候,这个时候网络的舆情就已经非常情绪化了,就不再去区分黑稿、段子、奶粉、电视和疫苗……差别了。

这个东西非常可怕,相当于很多的好人、知识分子,甚至一些公务员都会被网络舆情鼓动起来了,就好像疫苗事件,今天可能讲什么都是错的,这个东西是整个国家受伤害的。

媒体:有没有一个解决问题的时间表?

黄峥:舆情来的太快了,一下子把这些事情都处理好,挑出来的事情可能有10件、100件,每一个事情都要列一个时间表,实在是太仓促了。我们首先做的事情是临期奶粉已经率先改了,警示的东西比别的平台更加醒目,而且这个问题我们还会追下去,不是停在这里为止了我是希望在未来很短的时间以内能够针对各个行业和类目再出一些方案的,这些方案应该会比现在原来根据淘宝的治理标准形成的电商行业标准更高的平台治理标准。

媒体:平台销售额有因此而下降吗?

黄峥:从这段时间来讲,一定程度上可能还上升,因为关注度变高了。但是也不能只做看得见的,最终是要扎实解决问题,只能说希望大家一个月、两个月之后再来看看我们。

媒体:你怎么看待舆情对于资本市场和股价的影响?

黄峥:没有一家公司像我们这样上市之后自己套牢三年的,美国法律规定六个月就可以卖了。包括我自己在内都不减持。

我们上市时间很短,相对于阿里、京东他们等到能够卖股票,可能也已经过去8年、10年了。锁三年是让我们的人心能够更加纯粹一些,涨和跌和我们没有关系,这个是我们自己内心修炼没有到的情况下,让我们能够回归到相对单纯的思考方式。

媒体:你的压力是不是比淘宝、天猫更大?

黄峥:作为后面人来说肯定是压力很大的,因为留给我们的时间没有那么多。思路也不太一样,品牌是一代一代的。

什么叫大牌?在中国人脑子当中进口的都是大牌,但是这个应该要得到改变了,那是上一个时代的产物,凭什么中国造了30年的东西还被叫山寨呢?为什么中国的东西就不能叫大牌呢?如果我们有点耐心,如果我们的品牌厂商和产业里的人有耐心,也锁三年,这个牌子就做出来了。

媒体:拼多多为什么发展的这么快?

黄峥:投资人明白了,所以股价才涨,因为他们看的商业模式多,相当于我讲之前,他已经受过200小时的训练了。但是大部分媒体不像投资人那么仔细看数据做分析,看模式演变,所以这个需要解释沟通的时间可能会大过投资人。

发展这么快还是在于新的互动方式带来的影响,消费者的行为发生了巨大改变,手机消费者和PC年代的消费者,他们的行为是不一样的。手机上敲字比PC上麻烦,这个变化看起来是微妙的,但是对消费者日常影响是很大的,比如说原来50%搜,现在变成15%搜,整体的基础逻辑都改变了,在这种前端的用户消费状态发生巨大改变的情况下,其实是在呼唤新的模式出来。我们只是刚好做了一个东西,契合了这个大的方向。

山寨不是假货

对于最近热炒的打假问题,黄峥表示拼多多在打假方面一直特别认真,但今天其实是把山寨问题和假货问题混在一起了,舆论进一步把所有的商家问题都变成了假货问题。

黄峥呼吁要分清楚事情的性质,有的是对错问题,有的是利益问题。在黄峥看来,临期奶粉属于揪的不够深的,这就是对错问题,需要搞清楚整个行业的情况,制定相关的规范;而一些窜货商定低价,就属于利益问题。

黄峥表示,希望能够去引导甚至支持这些产业里相对落后的厂商,能够往自主品牌化的道路上去做。要跟大禹治水一样,不能只靠堵,也要靠疏导。

黄峥也强调,在拼多多上能够定义为假货的量肯定比媒体想象的要少,在解决山寨货的问题上,不同的品类要不同对待,对人身有重大安全隐患的问题应该首先治理。

媒体:对于打假来说,有没有一个时间点?希望取得怎样的成效?有没有什么手段?

黄峥:打假我们一直是特别认真的,今天其实是把山寨问题和假货问题混在一起了,舆论进一步把所有的商家问题都变成了假货问题。这几天不光是竞争对手,各种各样的人都在对我们进行全面监督,从长期来讲也是省了很多人力、物力的,因为把问题找出来了,接下来是怎么去解决。

首先要分清楚事情的性质,有的是对错问题,有的是利益问题,这两个是不一样的。

比方说像临期奶粉,奶粉两年保质期,现在剩下一个半月,从规则上来讲是OK的。但是我还有一个半月到期的奶粉,跟还有一年半到期的奶粉相比,食用的危险性会不会增加。临期的东西能不能卖,用什么样的规则让这个东西变得更安全,整体的风险可控。另外是利益问题,有的品牌本身有比较高的溢价,实际生产成本50块钱,中间加上流通到了200块钱,串货商低价卖了,但是这个东西是真的。

还有一类是打擦边球的,比如说小米新品,但是什么康帅傅、雷碧、七匹狠……这些东西是没有的。这样的产品是值得思考的,雷军在招股书里面写的永远把利润定在5%,但是不是所有的品牌都是这样的,如果利润空间高,就会有越来越多的人试图蹭流量。

从我个人的角度来说,成熟的品牌懂营销的,包括平台能不能够去引导甚至支持这些产业里相对落后的厂商,能够往自主品牌化的道路上去做。

有一些品牌在走出来,有一些可能还没有走出来。比如说像纸巾,可亲柔用的就是自己的品牌,假如它叫青风,大家就会觉得它有问题,哪怕还是现在的纸巾。从价值观的角度来讲,我觉得这样是有一些不够本分的,想占知名品牌的便宜,但是它跟假奶粉是完全两回事,性质上还是有所区分的。

舆论给我造成困扰或者让我觉得有一些难受的地方是在于形成这么大规模的时候,定性问题还是定量问题,黑白问题还是利益问题,思考的人就少了。老百姓切身利益最相关的,最伤害老百姓利益的产品,我们应该先去做,而且这个过程是钉钉子,是一步一步钉下去的。就像临期奶,不可能说打一个标,风险提示三遍,还买就是你的责任。而是今天我们做了提示,明天我们应该再进一步推进下去,差一个半月的奶粉到底是不是安全,是否可靠,我们应该去深究。

这件事情,我觉得要跟大禹治水一样,你不能只靠堵,也要靠疏导,因为这么多的工厂在那里,要给它一个好的环境,要把它往好的地方去引。

媒体:蹭流量和品牌名字的问题,是整个中国制造业的问题,这么大的盘子,拼多多怎么处理?

黄峥:不同的品类是不一样的,比如说纸巾这种问题就非常少,还有拖鞋、衣服,这些品类都是非标品,品牌集中度低,电器品牌很显著因为它品牌集中度高。

拼多多主体品类肯定不是电器,否则我们客单价就不会那么低了。

针对白牌电视机,是不是我们也应该去引导,如果品牌商足够大度,也应该能够去引导。有一些确实是满足不同区隔度的市场,比如小米有小米还有红米,红米就是另外一个档位的,但是销量是超过小米的。

消费者有“红米”需求,厂商能不能也做“红米”呢?小米应该也不是自己全控百分之百生产的,有的是富士康生产,有的是其它工厂生产的。但是大家会担心白牌厂商缺乏品控,缺乏性价比的一致性。小米去做生态链投资,是一个非常好的尝试,红米比小米卖的还要多,证明了这个巨大的市场。

雷军对这个产业了解的很深,他尝试的方法是把自己的经验通过自己的生态链企业,去赋能到那些本来要沦为山寨的厂商,这是很有挑战的做法。

还有一种是严选,广告说原厂代工,比如说生产手机,同样是富士康代工,我能不能说苹果原厂代工?但是它就是原厂。其实道理是一回事,只不过这个厂商没有人去引导,没有人管控。

在这个领域里,不同的人在做不同形式的尝试。甚至有些厂商,厂已经不在了,但是牌子还在,比如说春兰。春兰空调是一个好牌子,如果一个山寨厂商,花钱去买这个标,你不能说它山寨,但是不是这个行为就该鼓励?

还有一类比买春兰商标更不同的商业形态,比如说这个牌子国外有,中国人也知道,但是国外的人没有在中国注册。比如乔丹,从商标法来讲,大家都知道乔丹是那个乔丹,但是在中国这个品牌是中国厂家的,它明显是在蹭流量。这是一个权利人之争的问题,假如说中国的乔丹品牌做的很牛,做的跟阿迪达斯一样好,这个时候这个问题就演变成为了一个IP之争,是说这个乔丹我能不能有的问题。

段永平原来有一家公司叫步步高,但是还有一家步步高零售品牌,他把这个步步高做出来,肯定没有人觉得它是山寨的。

所以还是要回到本源,看这件事情对消费者到底是好还是不好。白牌电视机冒充别人的品牌,骗了消费者,这个是欺骗,这种行为就相当于是假货。但是如果一个商标没注销,怎么定义呢?这个问题相对复杂,但是从根本上来讲,我觉得应该引导这些厂商去做好的高性价比的产品。

媒体:拼多多这个平台上假货问题严重不严重?跟其它平台相比,是更好一点还是?治理假货的力度跟其它的平台相比是更强一点还是?

黄峥:从销售比例上面来讲,能够被定义为假货的量肯定比媒体想象的要少。因为它很大程度上是客单价决定的,40块钱的东西做假也是有成本的。

我也不想一定跟其它平台比,平台确实应该有价值观,我们不应该鼓励山寨,山寨的东西蹭了名牌的流量,好处不在平台,甚至不在消费者,只是蹭流量的那个人得了便宜。我们又没有拿到广告费,消费者也没有因此买到更便宜的电视机。

这个问题,不同的品类,我觉得应该是不同对待的。电瓶车爆炸概率远远大过电视机,手机的爆炸概率也要远比电视机大,而且对人的伤害更大。我们的角度来讲应该分优先级,针对这些有可能爆炸,有可能对人身有重大安全隐患的问题,应该先治理。

媒体:具体措施是什么?

黄峥:网上的舆情使我关注到了临期奶的问题,虽然奶粉是真的,但临期奶各个电商平台该不该卖。我认为我是首先要去研究的,这是所有老百姓更关注的问题。接下来的,比如说电瓶车应该是排在电视机问题前面的。在我看来,这两个事情性质不一样,不能够把奶粉问题和电视机的问题混淆在一起,一些网络段子把电视机问题和疫苗问题混淆在一起,这是不负责任的,是唯恐天下不乱。

消费者在进步

此前有消息称拼多多的用户都是爱贪小便宜的用户,但这个问题成了黄峥在现场唯一严厉反驳的问题,在他看来,无论收入怎么样,“消费的选择不一样,但消费的公平是第一位的。”

黄峥表示,现在时代在进步,从最广大的消费人群来讲,“他不是为占便宜去买东西的。”

媒体:有些文章说四五线城市的居民是贪小便宜,您觉得您的客户群是什么样的状态?

黄峥:我是非常不赞同贪小便宜这个说法的,不管你的收入怎么样,不同的人,不同的收入,消费的选择是不一样的,但消费的公平是第一位的。

首先消费者一定要在知情的情况下去消费。比方说一个创家电视机,但是他以为是创维,他买了,这个时候是误导了消费者,消费者是受伤的,他不但没有占便宜,反而是一个受害者。

但是假设他一个月收入就3000块钱,他也知道一个好的电视机就要3000块钱,但我觉得我花500块钱买个电视机就够了,他也不在乎品牌或者说不在乎这个品牌有多知名的话,他可能觉得这对他来说是一个比较好的性价比的选择,是他负担得起的选择。

从最广大的消费人群来讲,他不是为占便宜去买东西的。时代是在前进的,我们现在的环境也比之前要好一些。我们在别人的基础之上,有别人走过,我们已经省了很多工夫了。

品牌商应做更多引导

目前很多电商平台都和产业链条上的企业有很深的合作,但是黄峥表示,现在业内最本质的问题是一些小厂商对于自己的发展没有信心,不相信自己能够做起来一个知名品牌。黄同时呼吁,业内的一些品牌商可以给这些小厂商更好的支持,比如成立一个基金做品牌的区隔,如果作出白牌的“红米”这个市场就会好很多。

媒体:有没有想过变成产业链发展呢?

黄峥:之前也被问过要不要自己投资品牌,我觉得这就变成既是裁判员又是运动员,是不平等竞争。

但是对于特殊的类目,比如说电器,我也在思考有没有一种更好的方式能够跟品牌商联系起来,或者和有这个能力做品控的人联系起来,对这个产业做引导。

蹭流量换品牌,我今天关掉关键词,他明天不蹭流量了,这不是本质问题。本质问题是信心,因为他不太相信自己能够做起来一个知名品牌,所以要给他信心,鼓励他,如果有困难,我们愿意支持。如果品牌商能大度一点,品牌商说我也愿意支持,如果说创维或者其它的品牌愿意成立一个基金做品牌的区隔,比如做出白牌的“红米”,这个市场会好很多。

媒体:是不是太信任技术的力量而忽视了商业带来的风险?怎么扶持一些新的品牌?

黄峥:我们当然希望用更多的技术,用更多的数据,但是作为一个电商平台,必须有大量的人力。机器没办法分辨商标的相似度,至少从现在AI的科技来讲很难代替人的感受去做判断。

第二我们并不是扶持单个公司,一个品类谁最懂,品牌商最懂。比方说白牌电视机,理论上来说,电视机厂商创维比我们懂多了,但这里面有一个问题,这个牌子起来之后跟它是竞争关系,利益上有一些冲突,人总是有一种不安全感。

可能我们能够在这个地方发挥作用,创造一个机制让品牌商愿意对整个产业好,甚至于局部牺牲了一下单个品牌的短期利益,但这部分利益有一部分平台补贴,能不能行?我当前是回答不上来的,因为我完全没有跟他们对过这种想法。

对消费者来讲肯定是希望买到高性价比的东西,这里缺乏好的机制,懂行的人不是很情愿去引导,一些厂商也不知道自己能不能做起来,所以变成能蹭一天是一天,今天蹭创维,明天蹭TCL。从逻辑上来讲,品牌商很懂,但是从自身利益的角度来说并不是特别愿意。我们不应该鼓励蹭关键词,应该鼓励去创造自己的关键词。

媒体:拼多多什么时候才能真正成为一个流量分发的平台?依靠腾讯获取的流量占比和我们自身能够产生的流量占比,目前是多大的比重?

黄峥:刚才我一直在讲关键词,其实流量分发的顶级商业模式是搜索引擎。对于拼多多来讲,搜索占比是很低的,拼多多主体的商业模式并不是关键词流量分发模式,蹭关键词这种类型,我们原来关注是没有现在多的。我们始终关注的是场景,一个人推荐给另外一个人,或者是打开APP看到主屏幕推荐,拼多多一直不是一个所谓的流量分发模式的平台。

随着上市,我们和腾讯相互合作和依存的关系是变得越来越好的,因为双方的利益是共同的。

媒体:有舆论说拼多多上市导致中国打假倒退,您怎么看?随着电商空间越来越小,我们怎么打更广阔的空间?

黄峥:拼多多要面临的本质问题是广大人群对白牌有需求,比如说拖鞋,没品牌也无所谓。这是两个问题,第一是假货问题,我们之前的治理是有一些效果的,消费者赔付金占整个品牌GMV的比例,本来就很小,在飞速下降,当平台的力量越来越大之后,我们相当于对商户有了越来越多的话语权;第二个是白牌的问题,或者是山寨的问题,拼夕夕那篇文章的标题我是看到了,感觉有点像扣帽子,好像说上面的山寨品是因为拼多多才存在的一样,本质上要把利益关系梳理清楚,A打B,B打C,打了一圈,那个厂还在那儿,它不从这里卖也从其它地方卖,这个产能还在那边,没有实质性的改变。

媒体:几大电商平台之前遭遇的都是服务问题,电商也选择和品牌厂商合作的模式,拼多多会选择天猫模式吗?

黄峥:跟品牌厂商合作这个事情,我们肯定是愿意的,这个过程,关键还是得有商业模式的创新。

我们不会做天猫模式,不是现在不做,以后也不会做,这个模式对我们来说行不通。我们不是不愿意用天猫模式来打击假货,我的意思是说等我们做了天猫模式没来得及打假,可能我们就已经死了。所以我得想一个其它的办法来做所谓品牌升级这件事情。

媒体:打击假货一直在做,但是为什么外界对拼多多有一个固有的印象就是假货很多,问题出在哪儿?

黄峥:当媒体去找问题的时候更多是从搜索口子进去的,而搜索对于普通消费者来讲不是主场景,我们优化更多的是非搜索场景。对于搜索环境下的关键词优化,我觉得做的很不够。

媒体:蹭流量的家电企业,会不会有一个技术侵权的问题?和他们合作会不会影响一些被蹭流量的企业的合作?

黄峥:被蹭流量的问题,我还不能回答。中兴事件告诉我们大量的核心技术在外国厂商手里,这是一个更大行业范围的事情,你基本上没有看到过某个家电品牌告某个白牌厂商侵犯它的知识产权,侵犯它的专利,这个不太有。格力在这方面做的很好,它拥有的知识产权数量,对空调的深度研发是投入很多的,所以格力不会出现中兴事件这样的问题,但是在其它的地方,比如说面板生产,尤其是高端面板,中国跟国际还是有差距的。

媒体:会不会影响跟那些被蹭流量的品牌合作?

黄峥:从今天来看肯定会,从创维这个特定的例子来讲之前大家是在探讨合作的,而且它也开了旗舰店,不是说它不愿意开,只是突然之间关掉了,这个原因确实是要去搞搞清楚的。

本来通过这个合作是一个很好的解决这个问题的办法,如果说流量不够,销量不够好,这是一个商务问题。但是上市前停掉,上市后就出来消息,不能做更多的推测,但是这个地方一定是有一些深层次的利益问题要去解决。

媒体:怎么引导白牌企业做大?

黄峥:我们不是做电视机的,最专业的是现有的品牌厂商。我们一定要搞清楚品牌厂商到底是怎么做才愿意输出一部分能力,这一定程度上是一个利益问题,平台在这个中间能不能够找到一个聪明的办法,哪怕我们让平台本身输出一部分利益,所谓做扶持,能不能够让厂商愿意做这个事情,那是最好的。

媒体:一些有很好的生产能力但没有品牌运作能力的中小企业,会不会因为舆论的压力被拼多多清出去?

黄峥:我在给员工的信里面讲了,在做这件事情的时候千万不能变成竞争导向,还是要回归到消费者。有一些品牌,比如说乔丹,我不知道它的品质怎么样,假如它的品质好,那就变成一个IP争议诉讼问题,我们应该关注的是有没有骗人。第二,性价比怎么样?消费者觉得值不值,我们始终应该从这个角度去讲。



责任编辑:touzjsy
返回首页
标签:
精彩图片